报告娘娘,暴君他有读心术祝无欢凤长夜

第141章暴君送她免死金牌,让她砸他脑袋,真可爱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
    

    祝无欢觉得奇了。

    暴君居然还记得要给她赏赐啊?

    她还以为他真那么直男,以为遣散了宫就是对她最大的恩宠了呢。

    她要银子,一辈子也用不完的钱,这才是最大的恩宠啊!

    她一边琢磨着那漆盘里是什么宝贝,一边问小元子,“皇上他真那么说?不喜欢真能换?”

    小元子笑着点头,“皇上说了,这送礼就是要他送得开心,您收得开心,这才叫送礼。您要是收得不开心,一肚子郁闷啊,那他好心好意送礼物岂不是弄巧成拙,变成了送委屈给您?”

    他一脸灿笑,“所以娘娘您要是真的不喜欢,一定要告诉皇上,皇上不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祝无欢点头,心里有一丝丝愉悦。

    暴君今天还挺上道,这话说得挺叫人开心。

    说话间,小元子就来到了梳妆镜前。

    他弯下腰,示意素秋将上面的红绸揭开。

    红绸一揭开,祝无欢就看到了漆盘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一块巴掌大的金灿灿小牌子。

    小牌子上雕刻着五爪金龙,栩栩如生,看起来特别精致好看。

    祝无欢伸手将小牌子拿起来。

    有金龙浮雕那一面写着四个大字——

    御赐,免死。

    而另一面则写着这金牌铸造的年号时辰。

    祝无欢惊讶的捏着它。

    哇哦,居然是影视剧里经常出现的免死金牌啊,大宁朝居然也有这玩意儿吗?

    她见漆盘上还有字条,于是拿起来看。

    是凤长夜的笔迹。

    ——朕生性暴戾,若今后与皇后生出冲突,冲动之下要扬言废后杀头,皇后可拿此金牌砸朕脑袋上,让朕清醒一下。

    ——当然,赐此金牌只是以防万一,朕既是皇后的夫君,必定会尽力做到与皇后举案齐眉,一生不生龃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无欢低头静静的看着这小纸条,内心又有了一些触动。

    给皇后送免死金牌的皇帝,他应该是大宁朝第一位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脾气暴,一边在努力控制,一边偷偷的给她免死金牌让她今后可以用来砸他脑袋,啧啧,他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可爱了?

    可惜,她永远也不会用上这免死金牌。

    因为她是有系统的人,一旦他想杀她的头了,那么只有两个结果——

    第一,她暴脾气弄死他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第二,她离开皇宫,与他死生不复相见。

    她永远不可能谅解一个在喜欢上她以后还能对她动杀心的人,两口子可以吵架,可以打架,唯独杀心动不得。

    “素秋,将本宫柜子里那个楠木盒子拿来。”

    祝无欢站起身行礼谢恩之后,对素秋唤道。

    素秋很快去将盒子捧过来。

    祝无欢打开盒子,将这免死金牌和纸条一同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勾起嘴角轻笑。

    虽然这免死金牌她用不着,但是,她可以将他此刻的可爱,以及对她的宠溺温柔,好好的珍藏起来。

    将盒子放在梳妆台上后,祝无欢看向了元公公。

    暴君从不在元公公面前掩饰对她的在意,所以,她越来越不相信暴君和元公公是一对。

    但是,她还是得跟元公公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正好这会儿暴君不在,她趁机偷偷试探一下。

    “元公公你若是不忙的话,本宫想跟你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她微笑着看着小元子。

    小元子当然忙,他是皇帝最宠信的总管太监,能不忙吗?

    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再重要的事都没有皇后母子俩重要,皇后要问话,他自然得听着!

    于是他恭敬答道,“娘娘,奴才不忙,娘娘有什么事要交代奴才,您请说。”

    祝无欢示意素秋去给小元子搬个凳子来。

    看着小元子坐下后,她才装作聊家常的样子,问小元子。

    “元公公,本宫看前朝一些史书记载,似乎说得宠的公公可以禀明主子以后,与宫女对食,彼此结个伴儿——”

    她微笑着问,“不知道元公公你有没有喜欢的小宫女呢?”

    小元子惊诧的望着皇后娘娘!

    作为一个不健全的太监,对于男女之事,他最敏锐最忌讳!

    因为所有讥讽他们太监的人,都是用这件事来嘲笑他们的。

    他见娘娘目光里没有任何鄙夷恶意,好像真的在关心他一个人将来要怎么办,于是放下了心的戒备。

    他摇头说,“娘娘,奴才没有喜欢的人,奴才就想好好侍奉皇上,将来再好好侍奉娘娘肚子里的小主子。等老了以后,若主子们能怜惜奴才,让奴才能收养个小子给奴才养老送终,奴才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祝无欢轻叹一声,“一直一个人,日子长了会不会孤单寂寞呢?”

    小元子笑着回答,“不会啊,娘娘。”

    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,“奴才说句犯上的话,奴才早就将皇上当成奴才的家人了,如今皇上跟娘娘您感情好,有了小主子,奴才又将您和小主子当成了家人。您瞧,奴才能天天跟家人们待在一起,可以时时刻刻看到家人们的欢喜快乐,奴才也就很高兴很快乐了,怎么会孤单呢?”

    他低声说,“等娘娘您肚子里的小主子出生以后啊,奴才就更不会觉得孤单了。皇上要忙政务,娘娘您身娇体贵,那肯定是奴才陪着小主子的时间多。到时候天天看到小主子跑跑跳跳可可爱爱的,一会儿要奴才给他摘朵花儿,一会儿要奴才给他掏个鸟蛋,多有趣啊,奴才能再乐十几年呢!等十几年后小主子长大了,娘娘指不定又生小主子了,奴才又可以玩儿……”

    高兴的说到这儿,他才猛地意识到自己说秃噜嘴了。

    他赶紧改口,“奴才又可以陪着小主子玩儿了,多高兴啊?”

    祝无欢听得又心酸,又好笑。

    自己没有家人,就将主子们当成家人,每天为别人的喜欢而欢喜,为别人的悲伤而悲伤。

    他好像就是为主子活着的,他根本不知道要怎么为自己活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这也许就是当下这个朝代身为忠仆的悲哀吧。

    偏偏,她觉得悲哀的生活,他自己却沉浸其,特别的快乐。

    一旦她要放他离开皇宫去过他自己的生活啊,他反而会没了主心骨,会茫然彷徨失去对未来的所有美好期盼……

    祝无欢压下心的酸胀,笑着说,“好,以后小主子就交给你了,想怎么逗他玩儿都行,只要不把他欺负得眼泪汪汪,怎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小元子又高兴,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哎呀娘娘真好!

    跟皇上真是绝配!

    刚刚他不小心说秃噜嘴了,娘娘居然没责怪他以下犯上,不仅一点都不生气,还笑着说把小主子交给他随意逗着玩儿!

    看,他说皇上娘娘是他的家人,没有错吧?

    他们就是他的家人呀!

    从不拿他当下贱的奴才,会心境平和的跟他说笑的家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。

笔趣阁首发网址:m.cc148.org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