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告娘娘,暴君他有读心术祝无欢凤长夜

第195章暴君醋了,他的皇后为何去管别的男人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
    

    乌尼桑听到这里,惊诧的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大宁女子被碰一下手腕都会被认作不清白,还会丢掉性命?

    这也太可怕了吧?

    他在西元跟好多女人私下里来往,那些女人也没事啊,她们的夫君都敢怒不敢言呢!

    祝无欢看着他的眼神,像是明白了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说,“不管你们西元是怎样的,如今你是在大宁,就得遵守大宁的规矩。曾经你在西元是王子,即便你与哪个女子走得近了一点,她们的家人也会因为你的王子身份而敬着你,不敢对那些女子如何。可今后你只是大宁普普通通一个大夫,你再无任何特权,你即便保护得了你自己,也保护不了那些受你牵连的女子,她们会因为你而殒命——”

    她凝视着他的眼睛,“所以乌尼桑,本宫望你今后抛却西元的一切,适应大宁的律法与规矩,莫要害了自己,也莫要牵连了别人。”

    她一字一顿,“若你行差踏错,有人告到本宫面前,那么本宫能放你出鸿胪寺,也能让你去天牢,五马分尸。”

    乌尼桑对上她的眼神,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他立刻单膝下跪,抬手按着心口,“乌尼桑谨记娘娘教诲,日后定会约束自己,不会害己害人。”

    祝无欢点头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该说的已经说了,如果他还是改不了那臭德行,非要上赶着找死,那她可以成全他。

    她吩咐素秋,“将小鹅子抱过去。”

    素秋立刻将小鹅子抱到乌尼桑面前,让乌尼桑给它诊断。

    乌尼桑将小鹅子抱起来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,又摸了摸体温和颈部,好一会儿才得出结论。

    他松开小鹅子,向祝无欢禀告,“娘娘的爱宠并非生病,好像是受惊之症。草民在西元时跟随师父一起,给几只雄鹰看过病,它们被弓箭惊到就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祝无欢勾唇。

    不愧是名满后世的大国医,给人看病很行,给动物看病也不差。

    有些人的天赋之高,简直是老天爷追着给他喂饭吃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若是没有那些烂德行该多好啊!

    乌尼桑又说,“娘娘,草民等会儿给它弄点草药压压惊就行了,就是给它灌药的时候它挣扎起来会有点麻烦,不过娘娘有这么多下人帮忙,应当也不吃力。”

    祝无欢点头,“好,本宫让小太监跟你去拿药。”

    她扭头示意素秋给他和另一个太医都赏赐了一块碎银子,便让他们退下。

    告退离开之时,乌尼桑走到珠帘前面,忍不住偷偷的回头看了一眼祝无欢。

    他在太医院偷偷打听过了,大宁皇帝对这位皇后娘娘很宠爱,不仅让她搬来太极殿,还为她遣散了其他妃嫔,这样受宠的女人,是不可能与他发生点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可是,如今受宠不表示一直受宠啊!

    等她不受宠被打入冷宫的时候,他就可以去抚慰她干枯的心灵了……

    唉,他这个人就享受那种拯救孤寂美人的成就感与征服感,看到美人黯然无光的眼神被他点亮,看到她们荒芜的心田被他滋润,他心里会生出极大的满足……

    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道德。

    那些薄情的男人既然无法给他们的妻子疼爱,家有美妻还成天在外面沾花惹草,那他去替他们安慰他们的女人,又有什么不可以?

    夫妻双方互戴绿帽,这不是扯平了嘛,有什么道德不道德的,啧啧……

    不过皇后娘娘倒是提醒了他。

    他以前在西元是王子,身份尊贵,就算他去勾勾搭搭,那些女子的夫君也不敢动她们,而如今他不再是王子了。

    身份变得低微了,不能自保也不能保护那些女子,的确不能轻举妄动……

    唔,那不如赶紧研究点什么药出来,继续震慑住那些男人,让他们对他敢怒不敢言!

    这个法子好,他得赶紧回去再看看大宁的医书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祝无欢看着乌尼桑好像打了鸡血一样,满脸兴奋的离开,不由心绪复杂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突然这么兴奋做什么?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啊!

    千万不要害人害己啊!

    美人是有主的,不要去到处送绿帽,不要做个小垃圾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墙之隔。

    凤长夜也心绪复杂。

    唉,他不知道该高兴没男人惦记他心爱的皇后,还是该失望于皇后没废掉乌尼桑这个小垃圾。

    听到皇后最后的几句心声,他不赞同的嗤了一声。

    闲的,她去管乌尼桑做什么?

    让乌尼桑去做个小垃圾有什么不好?

    这样她就可以用毒丸子废掉乌尼桑,让这个小垃圾一辈子做个清清静静没法祸害女子的正人君子了啊!

    真是的,明明是他的皇后,却跑去关心别的男人,生气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把这份用心劲儿,多放在他身上一点呢?

    正在他准备离开之时,他忽然听到了他家皇后的心声——

    【去冲冷水澡的暴君怎么还没回来呢?是不是还没消下去?啧啧,年轻人啊,这火气也旺盛了吧?】

    他顿时一脸骄傲。

    火气旺盛怎么了?

    他的火气旺盛,说明了他对她的爱啊!

    【啧啧,冲了这么久的冷水澡了,远不止七分钟了吧?真是越来越争气了,小伙子不得了不得了……】

    听到这里,他顿时垮下了脸!

    他的皇后真是个时时刻刻都在心里嘲笑他的小坏蛋!

    他生气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刚走出几步,他又听到了他家皇后最后一句心声——

    【闲着无聊,去给他煲个降火气的汤吧,火气一直这么旺盛可不好,憋出病来了怎么办?】

    他脚步顿了顿,随即脸上怨气尽消,换上了满满的甜蜜。

    他收回刚刚那句话。

    他家皇后是个可爱的小坏蛋。

    嗯,非常可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两日。

    祝怀宁下了早朝之后跟凤长夜来到了太极殿。

    与凤长夜商量了一番如何治理刚纳入大宁版图的西元部族之后,他就恭敬的提出,想去见见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老岳丈想去见女儿,凤长夜自然不会不应。

    让小太监带着祝怀宁去侧殿后,他摩挲着拇指上的玉石扳指,眺望远方。

    皇后是不是要跟岳父商量去海边发展水师造船的事了?

    老岳父会是什么反应呢?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。

笔趣阁首发网址:m.cc148.org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