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告娘娘,暴君他有读心术祝无欢凤长夜

第324章哥哥你怎么不带礼物?你是不是没钱?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
    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鬼的猴脸哥哥啊!

    凤长夜一边脸黑,一边又颇为不可思议的看着司瑾那臭小子的背影!

    不会吧?

    司瑾那臭小子不会真的有那么傻吧?他真以为他哥哥戴着猴脸面具的样子就是他哥的真实模样本来面目?

    他在这里无语着呢,忽然就听到了一旁祝无欢的笑声。

    他蓦地侧眸,无语的看着笑得正欢快的女人。

    还是夫妻吗?

    他的笑话她就看得这么乐?

    祝无欢对上他幽怨的眼神,努力忍着笑,轻咳一声,“猴脸哥哥,你不要气,你要学会冷静,学会淡定。你以为司瑾这样就算调皮了吗?不,你会等到你两个孩子长大的,他们兄妹俩会比司瑾更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她抬手轻轻拍了拍他心口,“所以啊,猴脸哥哥,咱们淡定点,要早早的习惯啊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噙着笑意率先跨进了门。

    凤长夜一头黑线的望着她的背影,深深吸气,吐气,努力压制着自己想揍司瑾的念头。

    怎么都控制不住手痒想揍司瑾的念头时,他忽然听到了他媳妇儿跟母亲打招呼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娘,我和夜哥回来看您啦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他眼前一亮,嗖地一下探着身子往院子里面张望。

    他家皇后刚刚叫他啥来着?

    夜哥?

    她是这样叫的他吧?

    真好听!

    他怎么努力都控制不住内心的糖分分泌,不止那颗心甜蜜蜜的,嘴角都跟着甜得往上翘。

    什么司瑾,什么揍人,他全都忘在脑后了,他美滋滋的跨进门槛,满脑子都是他媳妇儿叫他夜哥的甜蜜!

    “欢欢!原来是你们俩回来了啊!”

    院子里,司桑桑惊喜的看着祝无欢。

    她放下手的东西,站起来笑道,“我就说瑾儿怎么跟疯了一样一直叨叨着他嫂子给他换了个哥哥呢……”

    目光掠过祝无欢,看了一眼正走进来的凤长夜,她老人家笑着低头看了一眼躲在她身后的司瑾。

    她捏了捏司瑾的小脸蛋,“什么猴脸哥哥啊,小傻瓜,上次哥哥是戴着猴脸面具哄你嫂子开心,那不是哥哥的本来面目——你看现在的哥哥,这才是你哥哥原本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司瑾迷茫的望着朝这边走来的凤长夜。

    面具?

    他知道面具。

    娘带他去逛街的时候,他看到小摊上面有面具卖,可是,他觉得娘现在是在骗他,哥哥那张猴脸才不是面具呢!

    明明上次他想去抓哥哥的猴脸,哥哥还让他别动,说会痛的。

    面具怎么会痛,所以那猴脸肯定是哥哥的样子!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俊俏的新哥哥,然后又躲回了娘亲身后,他不认这个新哥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凤长夜无语的听着小家伙的心声,刚刚的好心情差一点崩掉。

    这小东西就是个大傻瓜!

    他上次不让这小东西碰他面具,是因为他嫌弃小东西的手脏……

    唉,算了,懒得解释。

    他抬手揉了揉眉心,走到祝无欢身边,握着祝无欢的手,笑眯眯的看着司桑桑,“娘,我跟欢娘回来看您了!”

    他特意在欢娘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,然后扭头望着祝无欢笑。

    她叫他夜哥,他叫她欢娘,是不是特别棒?

    祝无欢看着他得意的样子,抖着鸡皮疙瘩想,叫什么欢娘啊,乍一听好像穿进了聊斋志异里,什么庚娘啊恒娘啊宦娘啊辛十四娘的。

    凤长夜听得一脸迷茫,什么是聊斋志异?

    叫她欢娘又不奇怪,大宁民间的女子本来就爱用“x娘”这个小名儿!

    “你们俩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司桑桑看着小两口,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她理解他们俩是想在司瑾面前隐藏身份才故意模糊了名字,但是突然来这样的称呼,真的有点好笑啊!

    好吓她这个老人家的!

    “走走走,快进屋去坐,你们俩大老远的回来看娘,走得腿都软了吧?快进屋坐下歇一歇——”

    她热情的拉着儿媳妇往屋子里走。

    她们婆媳俩亲亲热热的走了,被落下的司瑾懵懵的抬头看了一眼同样被落下的新哥哥。

    他目光在凤长夜全身上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,然后天真的问道,“哥哥,你们回来看娘,为什么没买礼物啊?”

    他小手指指着隔壁院子,认真的说,“隔壁的大牛哥从外面做工回来,就会买糕点给他娘吃,哥哥你为什么空着手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凤长夜一时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失误了。

    他和皇后都忘记了上门是要带礼物的,哪怕看自己亲娘也得准备礼物才合适,咳,他居然忘了,他下次一定注意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想着如何回答司瑾时,司瑾已经用他那小脑袋瓜子想通了。

    他偷偷的往凤长夜这边挪了一个小碎步,然后小声问道,“哥哥,你和嫂子是不是没银子花了,跑回来找娘要钱的?”

    他又指着另一边隔壁的院墙,笃定的说,“肯定是的,隔壁大壮叔就经常带他媳妇回来找他爹娘拿钱花,他们也跟哥哥一样,每次上门都不带礼物,然后每次走的时候,都拎着大包小包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有些担忧的偷偷扫视着自己家院子里晒着的各种香料,还有娘专门给他养的几只小鸡。

    他很纠结的望着凤长夜说,“哥哥,你不要把我的小鸡拿走行不行?小鸡还小,不值钱的……还有那些香料也不能拿走,那是娘花好多银子买来的,你拿走了娘又要去买,好辛苦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望了一眼凤长夜,然后弯下腰,脱掉靴子,从里面取出几个铜板,递给凤长夜,“哥哥,我的钱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凤长夜先是被司瑾当做上门啃老的无赖大儿子,然后又被司瑾从脚底板抠出来的几个铜板恶心到了,他不由额角青筋直跳!

    谁会把铜板藏到脚底板下啊,不嫌脏吗?

    脏不脏的也就不提了,铜板这么硬,不嫌硌脚底板吗?

    他无语的低头看着天真可爱的司瑾。

    怎么突然觉得,这个没有记忆的乖宝宝,还不如那个坏的凤长瑾呢?

    至少对坏的凤长瑾他能真的下手打啊杀的,可是面对这个懵懂的傻宝宝,他是只能自己郁闷,根本没法子欺负人家啊!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。

笔趣阁首发网址:m.cc148.org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